電子報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電子報 >

說福州“貴石濺玉”文化

來自:未知   發布者:余斯偉   發表于:2016-11-29 08:55   點擊:

“壽山有美石,貴并玉連玨”為清同治元年(1862)進士楊仲愈評價壽山石“貴石濺玉”之詩句。他在《壽山石》詩中寫到,福州人珍愛壽山石,達到“鄭重列帷幄”、“百金不盈握”、“諒無世俗寶”的瘋狂程度。

清康熙名士高兆《觀石錄》載:“宋時故有坑,官取造器,居民苦之,輦至巨石塞取坑,乃罷貢。”說明宋時,人們爭相開采精美的壽山珉石以作貢品。他記述到:“謝在杭布政常稱之,品艾綠第一。”謝在杭為明萬歷進士,官廣西右布政使。萬歷四十年(1612),他和舅舅徐火勃、好友陳鳴鶴三人一起游覽外三山,作《游壽山九峰芙蓉諸山記》,并有《壽山石》詩記敘壽山石。說明明時榕城人已有“貴石濺玉”之傳統。

清朝福州人玩石十分風靡。高兆寫到入清以來,福州的“名流學士,懷瑾握瑜,窮日達旦,講論辨識,錦囊玉案,橫陳齋館。接文采則增榮,共欣賞則無倦,予也負疴,慕悅莫致,往往命駕,周覽故人之家。心目既蕩,嗜好為移,詎比煙云過眼之喻。”福州人玩石之風氣也感染了許多來福州宦游的許多外地文人。其中,最為有名的是蕭山人毛奇齡。他曾任翰林院檢討、明史館纂修官等職,人稱西河先生,著書甚富,尤好說經,為清初大學者。他于康熙二十六年(1687)三月曾客寓福州開元寺。自云:“予入閩最晚,不敢妄覬下品,然私心欲得上品一觀而不得。”他對壽山石產生濃厚興趣,并尋得數十枚珍品,賞玩研究,見友人高兆《觀石錄》后,寫了《后觀石錄》。兩文被國人譽為“雙璧”。他在文中記述閩人追尋壽山石瘋狂至“山為之空,近則入山無一石矣。”還提出“以田坑為第一,水坑次之,山坑又次之”的欣賞鑒識標準。記述閩人為田黃石“輒轉相傳玩,顧視珍惜,雖盛勢強力不能奪。石益鮮,價值益騰,而作偽者紛紛日出,至有假他山之石以亂真者。”以高兆、毛奇齡等為代表的愛石、賞石、評石之文人延續了福州人“貴石濺玉”的傳統。清閩縣詩人薩玉衡曾在《題高固齋、毛西河前后觀石錄》中寫到“文士夸新奇,出意事編輯。游戲弄文翰,流傳病國邑。”正是這個時代里,閩人“貴石濺玉”之最好寫照!

從民國至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,壽山石中的田黃石、芙蓉石已全面確立了在中國印章石材之中的王者地位,榕城愛石者隊伍日益擴大。壽山村產石的礦坑數增至140余處,一年出石40余種。推廣、宣傳壽山石的志書文論更加豐富,主要有陳衍的《福建通志》、梁津的《福建礦務志略》、陳文濤的《福建近代民生地理志》、陳子奮的《壽山印石小志》等。稍后,又有龔綸的《壽山石譜》、張俊勛的《壽山石考》和李岐山的《福建閩侯縣目洋等地印章石礦調查報告及開采計劃》,以及潘主蘭的《壽山石刻史話》等,這些文化人在推動壽山石文化的發展和傳承上做過巨大的貢獻。

在當今“群賢畢至石運昌”的時代,許多從事壽山石雕刻和壽山石文化理論研究的工作者繼承福州人“貴石濺玉”的傳統,通過推動壽山石參評國石,參評八閩名石、福建省石,通過壽山石雕申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,申請中國壽山石民間文化之鄉,申請北峰壽山石礦區國家級礦山公園,申請中國壽山石文化之都等工作,打造福建省壽山石文化品牌,不斷傳繼和弘揚著福州“貴石濺玉”的地域文化傳統,讓千年不敗的壽山石文化藝術之花綻放得更加美麗璀燦!

pk10前三直选技巧稳赚 洛川县| 宝山区| 溆浦县| 清河县| 黄梅县| 高邮市| 安泽县| 青铜峡市| 吴忠市| 广昌县| 额敏县| 柯坪县| 吉林市| 枣庄市| 凤翔县| 山西省| 雷山县| 佛冈县| 绵竹市| 繁昌县| 镇康县| 怀集县| 清河县| 祁连县| 青岛市| 巩义市| 临沂市| 江山市| 炎陵县| 梅河口市| 浦江县| 通海县| 营山县| 隆回县| 兴山县| 阿拉善盟| 华宁县| 西乌珠穆沁旗|